别了,豌豆荚PC版
2020-02-22 10:54:47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作者:龚进辉

万万没想到,豌豆荚再度进入公众视野,竟然是因为一场令人不舍但又命中注定的离别。

日前,豌豆荚团队发布公告称,由于业务调整,豌豆荚PC版将从2020年2月28日开始停止在线服务的提供,其核心特色是用户将手机与电脑连接后,即可完成内容传输、资源下载、备份等功能。

在移动互联网发展早期,应用分发市场尚不繁荣,体验出色的豌豆荚PC版几乎是用户上网标配,俘获了一大批忠实用户。不过,如今,移动互联网已走过十余年,用户早已习惯在手机应用市场上下载和管理应用,且这种趋势不可逆,大大压缩了豌豆荚PC版的生存空间,退出历史舞台并不让人意外。

因此,是时候和豌豆荚PC版道别了,感谢你曾来过,加上近期PP助手iOS版、PP助手iOS PC版下线,以及91和安卓市场渠道停止服务,正式宣告第三方应用商店时代落幕。好消息是,目前,豌豆荚手机版仍正常运行,用户可放心使用。

提起豌豆荚,不少人往往会带有一声叹息,演绎了一个略显伤感的创业故事。其实,其基本面不错:谷歌背景的创始人、创新工场和软银加持、产品起步早且大受欢迎,本来有机会做大,却因为阴差阳错的各种原因,始终未能如愿,最终沦为一个低价卖身巨头的小众产品。

我眼中的豌豆荚是一家产品大于商业的公司,我理解并认同它的追求,但似乎活得过于理想化。殊不知在争夺移动互联网入口的年代,应用分发市场可谓杀红了眼,巨头混战大大压缩了独立第三方应用商店的生存空间。让人大跌眼镜的是,彼时豌豆荚仍只专心打磨产品,在融资、竞争、团队扩充等方面表现慢热,不够狠的另类风格导致其错过最佳发展机遇。

2013年7月,百度斥资19亿美元收购91无线,抬高了独立第三方应用商店的整体行情,此后乃至整个2014年都是豌豆荚卖身最佳时机,其却偏偏选择独立发展,发力应用内搜索,从而谋求差异化发展。后来的故事尽人皆知,在互联网巨头和国内手机厂商的联合围剿之下,豌豆荚举步维艰,无奈走到卖身换取靠山这一步。同样是卖身巨头,豌豆荚却远不如91无线活得潇洒。

去年9月,创新工场迎来10周岁生日,其孵化了豌豆荚,并在豌豆荚早期提供过诸多帮助。当时我写下了《创新工场十年记:孵化的豌豆荚卖身阿里 友盟蒋凡成阿里合伙人》一文,重点提到了豌豆荚,以下是豌豆荚的故事,与君共享:

豌豆荚诞生于2009年12月,最初命名为“豌豆荚手机精灵”,是一款针对安卓手机的管理工具,也是创新工场成立后首个曝光的投资项目。2010年4月1.0Beta版发布后,其只用10个月就达到百万安装量,此后8个月达千万安装量。彼时,王俊煜透露,豌豆荚已覆盖国内一半安卓用户。

成绩与豌豆荚头顶的创新工场光环不无关系。豌豆荚CEO周利民坦承,在起始资金、人才、产品建议、公关传播上,创新工场的确给了很多帮助。值得一提的是,创新工场倡导的“抱团文化”也让豌豆荚受益匪浅。

其实,在应用分发赛道上,创新工场先后孵化出豌豆荚、应用汇两款产品,它们的关系并不像传统意义上的竞争对手,而是竞合关系,合指的是有时会互相帮忙。比如,豌豆荚起初没用户,应用汇帮了它,而豌豆荚又在安卓应用商店帮应用汇短期迅速聚集大批用户,跻身国内一线应用商店之列。

2011年1月,豌豆荚正式从创新工场“毕业”,搬到知春路一处民宅。王俊煜与他的同事们正式脱离创新工场羽翼,真正投入激烈的市场竞争中。用周利民的话来说,创新工场仍然会给公司帮助,但以后主要靠自己。

民宅用电有限制,要保证服务器运行就不能开空调。2011年夏天,豌豆荚几十个人只能在一间200多平方米的屋子里天天吹风扇。很快,人员快速扩张导致办公室不够用,于是他们租下另一间房子,并有了个统一的称呼:“豌豆实验室”。实验室充满极客氛围:里面摆着桌上足球、篮筐、飞镖、乒乓球,他们还养了一只懒猫。作为豌豆荚的创业导师,李开复有时会抽空到这里打打乒乓球。

我曾是豌豆荚的忠实用户,这家公司给我的印象是产品惊艳、大众知名度却并不高。换言之,豌豆荚的人设是小而美。王俊煜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大方承认了这一点,他说豌豆荚一直在埋头做事,很少做市场营销,用户增长大多来自口碑传播,之前所尝试的预装渠道推广目前只占到1%,已经放弃了预装合作。

不过,当时应用商店被视为移动互联网的重要入口,成为互联网巨头的兵家必争之地,91、360、百度、腾讯等个个虎视眈眈,残酷而激烈的竞争极大限缩了小而美的生存空间。彼时,手机付费预装是拓展客源的重要手段,各大玩家卯足劲发力,并不惜砸重金进行市场营销,而个性十足的豌豆荚并未选择跟进,单凭口碑传播显然无法与上述劲敌抗衡。

2013年7月,百度豪掷19亿美元收购91无线后,应用分发市场格局基本成型,即百度、360、腾讯稳居前三,其中百度、360的第一之争扣人心弦,排行第三的腾讯相对弱势。此后,豌豆荚何去何从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,在接下来几年被收购传闻未曾断过,加上华米OV等手机厂商自家应用商店的强势崛起,其处境愈发尴尬,卖身似乎已成定局,只是时间问题。

靴子终于在2016年7月落地,豌豆荚被阿里收购,当时并未公布收购价格,据说是2亿美元,这与其2014年初完成1.2亿美元融资后估值9亿美元相差甚远,甚至可以说是低价贱卖。被阿里收购后,豌豆荚与PP助手整合为阿里应用分发,而王俊煜只在阿里大文娱挂一个顾问的虚职,在后续豌豆荚发展中话语权锐减,转而投身新项目——轻芒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