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顾2019,用数字科技变革互联网
2020-01-12 14:40:56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「互联网的下半场」已经不再是传统互联网圈的新鲜话题。

回顾上半场,互联网公司之间的角逐还停留在「消费互联网」的竞争,C端的个人用户是巨头们争夺的核心目标,每个用户的生活线上化、数据化是变革的重点。而到了2019年,互联网公司不约而同地面临着持续增长的压力,变革成为关键词。

人口红利逐步吃尽,下半场风口开始转向「产业互联网」,各行各业的传统企业成了互联网巨头们跑马圈地的对象。在这背后,除了商业环境的剧变,企业底层的营商逻辑悄然转向:企业生存的环境从增量经济转向了存量经济,企业之间从竞争逻辑开始转向共生逻辑。

下半场的红利更值得让人兴奋,这是一个比消费互联网大得多的存量市场。普华永道发布的《科技赋能B端新趋势白皮书》预计,到2025年,T2B2C(T指科技,B指商家,C指用户)模式给科技企业带来的整体市值将高达40至50万亿元人民币,中国移动互联网2018年的市场规模仅为8.42万亿元。

产业互联网的竞争打法和上半场略有不同,相比于对C端用户的生活方式变革,下半场更能展示互联网企业的技术积累,主要都通过数字科技,帮助传统垂直企业进行业务模式、运营模式和商业模式的数字化、智能化变革,对制造、金融、医疗、汽车、物流、政府服务等各个领域进行赋能。

不过,经过一年的探索,中小型的多数拓荒者也开始渐渐冷静。这片领域并不像消费互联网那般容易理解和进入,每个垂直领域背后都是一门深厚的学问和经营积累。因此,产业互联网的下半场角逐,核心战场归于那些巨头互联网公司们。

高喊了一年多的产业互联网成为了各大巨头了秀肌肉的舞台,但仔细盘点,每一家的侧重点和成绩都有差异和特点,难以一分高下。

先自我升级,再助力产业升级

上下半场,互联网企业所呈现出来的角色也出现了巨大变化,从变革者变成了赋能者。身份的转化不仅仅指的是互联网企业们所提供的服务和技术,首先的来自于企业内部的自我升级。

拿腾讯来说,去年9月腾讯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架构调整,将原有的七大事业群(BG)重组整合为六大事业群,其中最受关注的当数新成立的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,该事业群成为了腾讯to B的重头部门。

在几大互联网企业中,腾讯曾被评价为最没有to B基因的企业,这也加深了腾讯在产业互联网战局中的焦虑。无论是QQ、微信还是腾讯游戏,都是面向C端用户的产品。

尽管从公司的基本面看,腾讯依然拥有超高的增速和巨量的营收,但进入产业互联网阶段,腾讯股价剧烈下挫,则更客观的反映了市场对于腾讯是否能够调整好自身,在互联网下半场持续领先有着深深的疑虑。

腾讯公司总裁刘炽平不认可行业的说法,他认为「进化中的成功物种,不是一开始就有那种基因,都是演化出来的」。腾讯to B基因不是腾空产生,而是能够基于原先的to C业务进化衍生而来。为此,除了架构调整,腾讯探索出一套融合腾讯优势的特色打法,形成一个2C2B的智慧产业生态。

除了大力向腾讯云追加投入,同时也在智慧零售、智慧医疗、智慧金融、智慧教育等多个领域垂直布局,和腾讯自身过往历史相比,已经有一些成绩。可以看出,腾讯的变革有着强烈的消费互联网倾向,以 C 端即消费者为核心的互联网,更关注的是客户体验。

和腾讯不同,尽管阿里巴巴在产业互联网上的动作也是从自身优势出发,但更偏向B端用户,阿里越来越强调其「商业操作系统」的定位。

用阿里巴巴CEO张勇的话说,阿里能够提出操作系统的地位,在于「各个商业部门既产生数据,又消耗数据,形成一个有机循环」,在新零售、全域营销、物流和制造业,阿里巴巴都承担着操作系统的角色,其商业模式的本质在于为企业提供平台、支付、物流、内部管理、云等服务并掌握定价权。

无变不离其宗,腾讯和阿里巴巴的产业互联网变革更垂直,其中阿里巴巴最关注的依然是消费者数量、中小企业数量、就业机会以及GMV,正是这些关键元素构成了阿里巴巴数字经济体的基础,也是阿里商业操作系统所能够带来的。

但同样是零售起家的京东,则开辟出京东数科一个专门化的独立公司,进行了更广阔领域的产业互联网改革。

起于自身,改善全行业的数字科技

去年 11 月,京东金融升级为「京东数字科技」,将业务重心调整到「数字科技」上面来。从金融科技到数字科技,背后逻辑在于,以数据和技术为驱动的模式不仅能够服务金融行业,对于整个产业而言,都是共通的。

相较腾讯通过事业部调整来竖立旗帜,像京东数科这样直接从品牌到架构全盘修整,显得更加彻底,也侧面反映出京东数科参与到产业升级的决心。

今年11月,京东数科提出了数字化操作系统的概念。京东数科旗下所有板块的发展都遵循一套共同的逻辑,是基于一整套的数字化操作系统。京东数字科技集团CEO陈生强曾这么解释数字化操作系统的核心逻辑:

「第一,通过互联网软硬件、网络通信、物联网、AI、区块链等技术应用,将物理世界的多维信息以及产业知识数字化,以数字连接打通线上与线下;第二,以数据和技术为最大公约数,重塑产业流程和决策机制,实现产业效率的提升和成本结构的改变,通过降低边际成本来实现规模覆盖,并形成规模效应和网络效应;第三,用共建共生替代自我封闭,实现数据和技术应用在多产业、多链条的网状串联和协同,进而创造更大的产业价值和客户价值。」

换句话说,京东数科所倡导的数字化,更像是一体化的数字解决方案,运用toB行业Know-how,不仅仅帮助传统企业解决实际问题,更能够同时推进传统企业进行内部的升级优化。现在,京东数科所涵盖的领域已经早已不局限在金融科技,而是渗透进了各行各业,包括智能城市、数字农牧、数字营销、智能机器人等很多领域。

11月召开的京东JDD大会上,京东数科产业数字化的各项也交出了一份不错的成绩单。智能城市操作系统2.0并落地雄安,其时空大数据引擎处理速度相比传统数据平台要快10―100倍。金融科技领域的智能资管科技平台JT服务机构已近200家,用户数量超过1300个。智能养殖领域,京东数科已将边界从养猪扩展到了养牛、水产等领域。

如果从产业数字升级方兴未艾的前景来看,京东数科不仅完善了京东技术生态,也最可能带动全行业进行产业互联网的升级革命。

从垂直产业出发,进行纵深供给侧改革

还有一家企业进行了更纵深的产业互联网改革,美团。

美团的产业互联网改革集中在餐饮端的供给侧改革。

2016年,王兴提出「下半场」理论,并带领美团着力拓展To B业务,走上产业互联网道路。美团在自己擅长的方面,为商家提供套完整的数据服务,以此反哺商家,帮助餐饮商家在经营决策方面起到指导作用。

美团的理念在于,只有思考的透彻,说明可以真正为产业的上下游创造价值,而如果思考的不够透彻,可能所创造的价值并不是别人需要的,也就是所谓的伪需求。

过去三年多,美团通过SaaS收银、美团金融等服务不断触达商家,并先后推出了餐饮供应链B2B平台「快驴」、「餐饮开放平台」、「生活服务开放平台」等多个产业互联开放平台,通过链接第三方、商家和消费者,来提高整个生活服务行业的经营效率。

除此以外,美团也不断将触角从到店餐饮、外卖、电影票、酒旅,伸向出行、新零售等任何有想象空间的领域。

纵深也好,横阔也罢,为了结合自身优势,并且带动传统企业升级,每一家互联网公司都拿出了独门武器。但盘点这些公司的成绩,无疑京东数科的挑战是最大的。不仅需要覆盖不同的领域,更需要能够在这些领域上真正的帮助到传统企业、甚至政府都能够进行数字化改革。任重道远,但也值得令人敬佩。

产业互联网升级:万变不宗,技术是第一生产力

产业升级痛点与机会并存,尽管艰难,但未来的BAT也将在产业互联网领域诞生,改变当前格局。

数字化绝不仅仅是简单的IT技术服务,而涉及到互联网企业核心能力的重构,毕竟,要推进企业在战略层面和业务层面的动力转型和创新发展,是需要换发动机的。

在这一点上,各大互联网巨头们就成为了全新的、为产业互联网专门打造的发动机。通过盘点这几大企业,目前看来,京东数科更具备数字科技实力,也十分接近产业互联网改革的核心,帮助传统产业真正的学会know-how。

互联网与产业的跨界合作,最难的也是最重要的就是建立信任。产业数字化是一场持久战,会带来一系列的全新的挑战,除了传统产业与互联网经济要积极拥抱、融合外,还需联动政府、社会各界力量,让新兴技术为更多场景所用,才能推动产业互联网的健康发展。

在这一点上,京东数科也更好的连接了各界力量。目前来看京东数科所涉及的行业很广,包括了金融、支付、制造、智能城市、畜牧、营销服务等各个行业,都获得了合作伙伴不错的信任和跟进。

参照美国的发展坐标系来看,中国的产业互联网进程只是刚刚开始。在美国,医药、食材、汽配等品类都产生了市值超过100亿美金的上市公司。而中国的汽配、工艺品、食材、医药,甚至上游的建材、原油、化工等多个行业里,也已经涌现出了一批新锐的B2B企业。

孙中山先生有句名言:「世界潮流,浩浩荡荡,顺之者昌,逆之者亡」。古今中外的历史大潮中,无数"弄潮儿"的传奇已经印证了这一点。在互联网的上半场,互联网身上最显着的标签从颠覆者变为赋能。很快,我们也将见到来自产业互联网的第一批巨头明星公司,格局正在暗涌中变化着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